lrxin-构建和谐社会不能脱离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现实

热点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生活 > 热点关注 >

构建和谐社会不能脱离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现实

时间:2005-04-18 00:00 来源: 作者: 点击:

新华网 ( 2005-03-22 15:11:54 ) 来源: 半月谈2005年第6期

中央党校 高新民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题中之义。正如社会主义本身要经历不同发展阶段一样,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也要经过不同的发展阶段,才能达到较高的和谐程度。当前中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受到基本国情的制约,和谐社会的发育程度同样不可能达到高级程度。我们只能依据生产力的发展程度,尽力而为、量力而行来构建和谐社会。

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立在发达的社会生产力基础上

    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体现了人类社会千百年来追求的理想境界,同时也是马克思主义追求的社会发展目标。马克思、恩格斯所设想的未来社会是消灭了城乡差别、工农差别、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差别的社会:把生产力发展到能够满足全体成员需要的规模;消除牺牲一些人的利益来满足另一些人利益的状况;彻底消灭阶级和阶级对立;通过消除旧的分工,进行生产教育,变换工种、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以及城乡的融合,使社会全体成员的才能得到全面的发展等等。这是马克思、恩格斯设想的以事实上的平等、而不仅仅是法律意义上的平等为基础的和谐社会。可以说,事实上的平等是马克思主义者所追求的终极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讲,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中国共产党的治国理想,也是党执政的价值取向。但治国理想的实现程度,价值取向的实现程度,受到客观条件的制约。
    当下,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一方面,党执政50多年来,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积累了相当的成果,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奠定了物质基础,使我们能够解决易于引起各种社会纠纷的重大问题。我们有了一定的物质基础和经济实力来消除“牺牲一些人的利益来满足另一些人利益的状况”,至少能够防止阶层之间或利益群体之间出现严重对立。另一方面,作为终极目标的和谐社会,也就是马克思、恩格斯设想的事实上的平等,我们还无法达到。因为,中国的社会生产力还没有达到高度发达的程度。人口多、土地少、底子薄,某些重要资源匮乏,这是中国的基本国情。改革开放以来,虽然中国的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如在2004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3.65万亿元,财政收入2.63万亿元,但把这些数据平均到13亿人身上,结果并不乐观。
    在特定社会资源总量不变的情况下,一个群体多占有了社会资源,必然意味着另一个群体占有的减少,必然引起其他利益群体的不满。所以,各阶层、各利益群体共享社会进步的成果,只能以不断发展为依托。正如马克思、恩格斯所说,消灭城乡之间的对立,是社会统一的首要条件之一,这个条件又取决于许多物质前提,而且一看就知道,这个条件单靠意志是不能实现的。所谓的城乡关系问题,也可用来理解其他社会问题。比如,现在颇受人们关注的社会保障制度,是进行利益协调、维系稳定的有效形式。但在财力物力不足的情况下,若以现有财政收入的绝大部分来维系高水平的社会保障,暂时可以维持社会稳定,但当财力难以为继时,会引发一系列问题,并导致整个社会发展后劲不足,最终使社会保障制度本身难以为继。因此,对一个处于社会转型期的国家来说,其和谐是在发展中解决各种社会矛盾,以发展作为追求和谐的道路。当然,这里所说的发展是指科学发展观,而科学发展观本身就包含有和谐的内容。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公平是相对的

    社会公平和正义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主要环节,这里的关键在于如何理解社会公平。
    自古以来,包括中外,人们对公平与正义的内涵、实现形式的解释各不相同。中国共产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所倡导的社会公平,是根据现有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现实提出的基本原则,即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分配公平。提出这几个公平,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制度、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和共产党执政规律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这些公平,严格地讲,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公平,而事实上的公平只能是相对的。比如,分配公平,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分配形式可以多样化,但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本要素分配,或是按智力要素分配,人们的所得都不可能完全一样,即使进行二次分配甚至三次分配,每个人的所得依然不同。如果强制性推行平均主义政策,只会阻碍人的创造性。因此,分配公平,是指按照被绝大多数人认为公正的某种规则进行分配,只要不违反规则,就是公平的,正当的,但不等于事实上每个人收入完全一样。社会分配公平,在今天只能理解为,建立较为健全的社会利益协调机制,在尊重绝大多数人权利的基础上,同时保护弱势群体,使人们能够以人的尊严生活。从具体措施说来,就是合理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逐步解决地区之间和部分社会成员之间差距过大的问题,而不是没有差距。至于差距的底线是什么,则应以国家的财力和群众的心理承受度为准。
    上述几个公平,本来就是社会主义的目标,是社会主义制度本来就应有的精神,但其实现需要一个过程,非一朝一夕之功。在此过程中,有“应然”与“实然”的距离。比如,法律保障劳动者就业权利平等,但某些节奏紧张、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反应灵活的工种,确实不适合年龄较大的人承担;某些重体力劳动的确不适合女工从事;某些高科技行业的工作只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能从事等等。也就是说,在当前,法律意义上的就业平等的权利在事实上是不平等的,而这种不平等也是有正当性的。因此,充分估计到“应然”与“实然”的距离,便可理解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公正就只能是相对的。

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不是无矛盾无差异的社会

    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稳定、发展的社会,同时也是有矛盾有差异的社会。
    按照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客观事物,包括人类社会在内,都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和谐社会也同样如此。构成社会的各要素,在一定时间内相互适应,便形成和谐的局面。但这种和谐不可能永远和谐,一旦某个要素发生了变化,打破了原有的结构平衡,社会就出现新的变化。只要社会在发展,其结构的平衡就会不断接受挑战,当量的变化积累到一定程度时,社会的和谐程度就会发生相应的变化。因此,从动态的视角来看,和谐社会在发展变化中会不断产生新的矛盾和差异。
    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阶层的差别不可能完全消失,如果消失了,就是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在发展进程中,当阶级差别已经消失而全部生产集中在联合起来的个人的手里的时候,公众的权力就失去政治性质。也就是说,政治国家不存在了,而这在当前是不可能的。
    虽然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是社会主义的目标,但在目前的条件下,一切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不可能是同时的、完全一致的发展,这里既有客观条件的限制,也有个人生理与心理的差异。因此目前的和谐社会只能是在保持一定差异基础上的和谐。

    (编辑:孙爱东)